腾讯阿里三分之一利润源于投资 巨头们愈发依赖并购

发布时间:2018/11/23 点击量:87 新闻来源:https://tech.sina.com.cn/i/2018-11-23/doc-ihmutuec2935068.shtml?cre=tianyi&mod=pctech&loc=1&r=25&doct=0&rfunc=88&tj=none&t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主要业务或许是购物和游戏,但两家公司最新的收益报告显示,它们也在与投资经理们展开竞争。


腾讯阿里三分之一利润源于投资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截至9月底的这个季度,这两家中国科技企业的大量投资组合创造了约三分之一的税前收入。腾讯宣布其他净收益为88亿元人民币(合12.7亿美元),而阿里巴巴宣布净利息和投资收益为66亿元人民币(合9.51亿美元)。

  相比之下,腾讯2016年7%的利润来自投资,2017年为22%。对阿里巴巴来说,2017年的市场份额为14%,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为30%,不过,一些投资可能被计入了不同类别的账户。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最近一个季度的投资收益尤其对腾讯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缓冲,因为它经受住了游戏部门收入下滑的考验。

  报道称,这些投资回报证明了中国健康的私人市场,但与此同时,投资者对美团点评和拼多多等公司的IPO兴趣浓厚。自那以来,市场已经降温,腾讯推迟了其音乐流媒体业务的IPO。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互联网分析师戴秉国(David Dai)表示:“对两家公司来说,投资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腾讯旗下的微信是中国使用最多的应用,但除了广告,腾讯是如何从它身上赚钱的呢?一个非常重要的变现方法是通过投资。”

腾讯阿里三分之一利润源于投资

  这两家公司长期以来都是勤勉的买家,分别建立了自己的内部并购团队,如今他们成为了初创企业和寻求资金的银行家们的第一站。据知情人士透露,腾讯的投资组合接近750家公司,而阿里巴巴的投资组合约为350家。

  这是一项耗时的工作——在接受《商业周刊》中国版采访时,投资伙伴关系经理李朝晖(Li Zhaohui)表示,他和他的团队花了一年时间,敲定了以86亿美元收购芬兰游戏集团Supercell的交易,并将一半以上的时间用于这笔交易。

  这些中国科技巨头专注于能够带来协同效应并扩大其生态系统的资产——进一步让用户在各自的应用上购物、玩游戏和付费。

  但是他们采用了非常不同的策略。杰富瑞(Jefferies)互联网分析师卡伦-陈(Karen Chan)表示:“阿里巴巴的投资仍围绕着新的零售业务和扩大整体目标市场的核心战略。”相比之下,腾讯“保持着作为流量门户杀手级应用的平台方式……在垂直市场中孵化出最优秀的玩家。”

  公司高管和分析师指出,这类投资还会带来更多意外之财——大量数据。通过收购美团点评或饿了么等服务提供商。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他们的支付应用积累了更多的消费者数据和潜在客户。

  阿里巴巴倾向于持有多数股权或全部股权,就像婚前约会一样,这一过程通常分为两步。这也帮助增加股权:第二次购买,通常价格较高,导致先前的股份重估。

  收购完全符合其关键服务领域,如外卖领域的饿了么,物流方面的菜鸟,以及在国际扩张方面收购了新加坡电子商务公司Lazada。

  所有这些都被整合进了阿里巴巴,而且该公司并不打算用自己的高管取代最初的创始人——就像Lazada的情况一样。


腾讯阿里三分之一利润源于投资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董事长蔡崇信在9月份的投资者日上表示:“我关注的是风险投资类的回报,但我们的成功率更高,因为我们需要员工确保他们能成功。”

  在最近一个季度,阿里巴巴报告利息和净利润为66亿元人民币,其中45亿元人民币主要来自投资处置,主要是在腾讯支持的美团外卖剩余的股份。

  腾讯倾向于持有能够从微信带来流量的公司的少数股权。它还利用并购来填补自身产品的漏洞——当它未能在内部发展一项可行的电子商务和零售业务时,它入股了京东、拼多多和永辉超市。这些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仍是独立的公司。

  戴秉国表示:“过去几个月,腾讯面临的主要批评之一是,它正在成为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但他补充称,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腾讯带来的不仅仅是钱。

  微信拥有逾10亿月度活跃用户账户,“它为他们提供了中国互联网领域最大的流量,这方面的帮助是巨大的”。

  今年早些时候,腾讯正式将其投资组合定在“600多家”;一位内部人士估计接近750。根据该公司第三季度发布的数据,对联营公司的投资总额为2142亿元人民币。根据公允价值计算,联营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

  两家公司还提供了剔除投资收益和估值的非公认会计准则数字。腾讯第三季度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为204亿元人民币,而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为234亿元人民币。

  然而,本季度的增长可能标志着一个高点。科技行业正处于市场对国内经济放缓和国内监管收紧的担忧之中。

  此外,一位常驻香港的互联网分析师补充称,“你可能会越来越多地看到多元化企业折让”——尽管幅度小于持有腾讯股份的南非媒体公司纳斯帕斯(Naspers),以及持有阿里巴巴和雅虎股份的软银。

  进一步的风险在于,作为财力雄厚的买家,腾讯和阿里巴巴本身也是推高估值的力量之一。这两家公司实际上是中国所有独角兽公司的幕后黑手,除了字节跳动公司,更传统的金融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抱怨被排挤在外。

  不管怎样,这一趋势短期内都不太可能减弱。这两家公司仍然产生了巨大的现金流。“我们会进行更多的并购吗?我们大功告成了吗?”蔡崇信在投资者日上问道。“答案是还没有。”

单篇阅读 20 元/条
二维码收款
咨询·反馈